Menu

是昨日那个“撒野的灵魂”

Source:adminAuthor:admin Addtime:2020/06/04 Click:192
“婊子,你爽了吧?我这个傻逼为你打架,打的还是自己同门师兄?”走下宿舍楼我就冷笑着对身后的樊玉道。我虽然瞧不起龚本见为人虚伪,没在心里把他当作朋友,可他毕竟和我都是同一个指导教授的门下弟子,同宿舍两年多至少也有那点缘分和情谊,而我明明根本就只是把樊玉当作偶然遇上的性爱女郎,却因为她而揍了龚本见,想到此,忍不住就觉得自己有些傻逼。“甄甄,对不起,我本来是办完事就来学校找你,想给你一个惊喜,你不在,我就和他聊起了天……”樊玉被我刚才凶狠的拳脚吓坏了,紧张兮兮地解释。“得了,我还不知道你?你的本意是想向他调查我吧?是不是?结果发现他对你那副馋涎欲滴的样子你就想逗逗他吧?”我想明白了,龚本见不是个十六七岁不知道克制自己欲望的少年,他结婚四年了,不可能看到一个漂亮女人就那么急色,一定是樊玉对他故意做了些隐晦的暗示。“你胡说!我才不会那么贱!”“操!别侮辱老子智慧!”我头发一甩大步向前走去,她小跑步追上来,想挽住我手臂,我理都不理,她牢牢抓住我衣袖,我想摔开,可还是没有这么做了,她虽然有错,可那也怪龚本见没定力,就算她是意图整蛊逗弄他,可他至少也应该清楚“朋友妻不可欺”这个道理,更何况我随时都会回到宿舍,他怎么就那么糊涂去挑战我的尊严呢?试想,遇到这样的情况我能不发脾气揍人么?在为了女人而打男人的事情上我他妈早就是惯犯了。我任由她挽着我,她时不时轻声地温柔地讨好似地对我说都是她的错,别生气了好不好。我懒得回答,走出校门,她问我想去哪里吃东西,我说去厕所吃他妈的屎。她不敢说话了,脸上还一副泫然欲涕的样子,我突然想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一下,于是拖着她又来到那个网吧,登陆进入那个“清风解语”论坛,打开我发的那几个帖子。她去柜台买了两瓶饮料,老老实实地坐在我身边。第一个帖子上有两个回帖,一个回帖说文采不错,另一个回帖说文采是不错,可有点无病呻吟,而且呻吟得莫名其妙,看不出要表达地究竟是哪种意念。我看了回帖者,是昨日那个“撒野的灵魂”,估计是被我昨天回帖给打击了,今天就特意来报复我一下。我冷哼一声回帖道我活着就是个莫名其妙的动物,不过我的呻吟并非莫名其妙,只是你看不懂而已,至于意念这东西么,都素那浮云~~爬走先。接着打开我那灵魂洗礼日记,哈,才一两个小时,就有十多个人回帖了,有五个人是指责我那父亲抛妻弃子的罪衍,三个人说我做得对,骂我父亲骂得好,解气, ag真人网投平台剩余的就是说我其实当年应该想方设法挽救父母婚姻挽救家庭, AG在线真人博彩游戏平台不应该再在父母的危机中火上浇油, ag真人线上视讯游戏平台尤其是不应该骂人。特别是那个“撒野的灵魂”还这么写到:不认同楼主当年的所作所为, 网投棋牌网址尤其不认同楼主与他父亲恶言相向,我有充分理由认为他父母的婚姻本还可以挽救,通过各方努力让其父改正错误重新回归温暖的家庭,但正是因为楼主的缘故家庭才提前解体。我记得我母亲曾对我说母爱伟大,可父爱同样伟大,二者的区别仅在于表达方式的不同而已,父爱母爱联为一体,不可分割,共同组成为我们心目中至高伟大的恩爱亲情。为何楼主不好好珍惜,好好为拥有这完整的爱而竭尽其能呢?唉,可惜木已成舟,家不再完整,而那来源于家庭的爱也不再完全,叹矣!ps:支持楼主继续写下去,关注中。这头灵狐说得很对,我不仅家不完整,爱也不完全。所有的跟贴者都表示支持我写下去,我知道他们想看到我讲述我和母亲如何相依为命的故事,可我偏不。我发了第二章日记,讲述了刚刚发生的故事,我没有注明事件发生时间,隐去了我是在读研,把它改成大学时代背景,把樊玉改成我的一个虚构女友,我恶作剧似的把龚本见换成陆子亨的名字,我语气极度沉痛地写到:爱情如此多桀,数年的友情在女色面前又如此脆弱,不堪一击,行业资讯我就这样被推向了一个两难境地,我在几秒钟内就做出毁掉这友情的选择,这究竟是我的自尊所致还是我对她的爱情迫使选择?爱情,友情,自尊,在这次事件中究竟是谁的错?最后我还写到:性骚扰没有法律支持,并不构成罪,而我却因打人就被学校严厉处分,第二天那个人搬出了寝室,从此我们见面不再说话,而一个月后她和我的缘分也走到了尽头,分手后她很快另找了男友,我的爱情就这样寿终正寝,寂静深夜里我常问自己,爱情是什么,友情又是什么,如果将来二者再次发生类似冲突的话,那我又该如何选择?我看了一遍,没有发现错别字,就把帖子发了上去,樊玉一直默默无语的看着我。帖子刚发完我还在冷笑的时候,马教授打电话来了,劈头就问我怎么回事?我猜不是龚本见告状就是有同学举报了,于是我镇定地说我一进门就看见龚本见对我女友要非礼,为了制止犯罪我不得不采取了必要的手段,马教授质问我为何要采取武力,难道不能言语劝阻吗?我回答说动嘴皮子办事的都是政府领导,你有见过警察只用嘴抓坏人吗?哪个不是拿手枪戴手铐全副武装还牵狼狗,没有专政力量是镇压不了犯罪的。马教授火了,说你马上到我家里来,我说马教授,不行啊,我女友精神受伤害了,这会子正要寻死觅活,我要是离开了她,没准我们伟大的长江上就要多一具少女浮尸。砰地马教授把电话挂了,我想马教授挂电话的声音还真他妈的大。我在网吧外面接完电话,樊玉小心翼翼地问是不是有麻烦了,我冷声道再麻烦也不如你他妈的烦,转身走到柜台前结帐,然后抓住她手就向马路上走,她试图挣开,我抓得死死的,道他妈的挣什么挣?走!她慌忙道去哪?我突然浪笑起来,道还能去哪?去酒店操你啊,我他妈的要向你射出愤怒的精液报仇!……我压在她身上,揉搓她粉白躯体,狂野地冲撞着,我心里知道自己不应该动手打龚本见,他是我师兄,而身下这个女人不过就是一个女人而已,就交情而言,我不仅完全不应该在乎她被龚本见意图侵犯,相反我还应该在龚本见意图侵犯时予以协助。可我没有,我当时就好像是属于自己的一件东西被人非法侵占了一般,奋不顾身地维护物品的所有权。而此刻我就在霸道地蹂躏这件物品,仿佛我是在通过这随心所欲的蹂躏证明了我对它的权益并得意忘形地享用着这权益。身下的这女人并不知道我心里所想,她快感地叫唤着,配合着我达到一次又一次爆炸的颠峰,时不时在她叫唤里夹杂着“快快”“我要死了”,而我则恶声恶气地骂道骚货,够快啦!你还没死呢!战斗完毕,我把那哥们拔出来,一看,妈妈的,祸事了,雨衣破了,被剧烈的活塞运动推到了根部,哥们一脸颓丧,看上去活像一衣衫褴褛饥寒交迫的仆街的流浪汉,湿淋淋的,又像是刚从洪水里捞出来的浮尸,丑陋不堪,不忍目睹。这辈子我性接触过的女人中,除了我那第一个童子鸡受益者和纯洁的姚瑶之外,我哥们就再也没有赤膊上过战场,阴道就像世道那样险恶,那些mm们的洞穴探险者们公民背景政治身份复杂,岂是三言两语说得清楚,又岂是可以轻易自以为我是安全的探险工作者的!所以我是一直戴着防毒器具——雨衣来从事这项光荣工作的,我不想得矽肺,也不想感染乙肝、淋病、梅毒、尖锐湿疣,更对世纪癌症艾滋病却而远之,可是我怎么也没想到雨衣会破啊!我哭丧着脸看着变得老实巴交了的它,无限凄凉无限悲愤无限忧伤地发出撕心裂肺地惨叫:“你他妈的生产商伪劣产品,黑良心啊……”兴奋得死去活来的樊玉有气无力地应声问道:“怎么了?甄甄。”我看着她酡红的娇颜,那潮润的红唇,那尖挺的双峰,再看着那洪水未退的草地,我那曾经要求加薪的哥们,欲泣无泪,无比怨怼无比自责地悲声道:红颜祸水啊,我的好哥们,苦了你了……

  原标题:马里新增12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累计704例

,,ag视讯游戏投注平台